纪念文章

黃昌發:回憶南師

编者按:本文作者黄昌发先生,为香港妇产科原权威名医,今已年过八旬。本文源自南怀瑾学术研究会、南怀瑾文教基金会,作者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最初認識老師,是1988在香港佛學圖書館聽《解深密經》第六卷。緣於當時法住學會霍韜晦會長的星期日法會講完《解深密經》第五卷便結束了,因第六卷是說修行“止觀”不適合他的法會講題。剛巧老師在圖書館開講第六卷,在那裡遇到衛夢楷女士(我的病人),她是老師來港時的朋友,她安排了我拜訪老師。於是在一個上午,懷着緊張的心情,登到23號麥當奴道33樓,拿着一瓶XO白蘭地酒。到達時,老師早課未畢。見到老師後,一切便是一片空白沒有印象——和他接觸的經過,真不知是甚麼原因。

老師在圖書館只開示了兩個多星期便中斷了。一段時間後,衛夢楷來電問我,可有興趣聽老師講經。從那天起1989年至2003年,老師每年皆有一次經會,夏初時開始,大約六至八星期,晚飯後八時至十時,講題老師較偏重於佛學,尤是法相,說過圓覺經、宗鏡錄、成唯識論、史記菁華錄、司馬遷傳。更有一年說莊子,他對我說這次是為我講的,因為我太執著。那些年老師開講期間,我謝絕交遊,笑謂“老師經期”(編者按:黃昌發醫生是香港婦科名醫)。

第一次體驗禪修,是剛認識老師不久的1999年春節期間,老師在堅尼地道買了甘苑還在裝修,所以房間是空的。老師忽然興至發起為我們作短期靜修,當時我們共有六人,其中李淑君、衛夢楷,其他幾位是台灣來的。那是一個很輕鬆愉快興奮五天的禪修。

第二次禪修是1994年春節在廈門南普陀寺。老師應妙湛老和尚邀請主持首次禪七,亦是老師首次返回大陸。在一個晚上開示期間,老師談及中國青年的問題,老師哭了。另一個晚會中,老師著我送上短短一課婦女理衛生。

第三次跟老師禪修是2006年7月,老師太湖大學堂建築大致完成。在大學堂舉行首次講課及訓練。由於初次啟用,故僅對內部工作人員及部分修學的老學生開放參與,這次講課錄成《禪與生命的認知初講》一書。

最後一次見老師是2008年11月,我到太湖向老師請法,24和25日兩個下午,他單獨為我開示。26日晚特別早完結兩位訪客飯後,馬宏達和魏成思陪伴老師,他為接引我打坐直至11時。次晨離開太湖永別,在歸途中,還滿懷希望計劃何時再向老師請益,現在亦成空了。當想起老師在南普陀為年青人問題而哭的慈悲,不時取笑我“黃大仙你怎的搞這一科(學佛)”,呼我為南極仙翁,因為我是產科醫生,洪文亮是北極仙,他在台灣是法醫。

他講書時的一舉一動是我最寶貴的回憶,慚愧的是沒有好好地練,現在只仰望無窮的空,祈求他在他的淨土將運化再來接引我們。

黃昌發醫生(右一發言者)在香港佛教圖書館緬懷南師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
由南師子女、
眾多弟子、
社會賢達
共同發起成立。
旨在以求真、求實、
求信的理念,
來與社會大眾共同
分享南師的智慧。
並開展相關實踐活動。

功勳富貴原余事,
濟世利他重實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