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稿

岱峰:永远的南老师

编者按:本文系读者投稿,并授权发表,在此向作者致谢!

永远的南老师,这是我内心深处的话。因为福薄的原因吧,我连与南老师一面之缘都没有,但老师永远住在我心中。

故事得从2011年说起,那时在亲戚家无意翻开一本书,那是南老师的一个合装本,有《历史的经验》、《亦新亦旧的一代》、《中国文化泛言》,回家一翻,真是爱不释手,越看越有味,南怀瑾何许人也?学问修养竞如此之高,确有高山仰止之慨,何以之前闻所未闻?于是开始查阅老师的资料和著述,这个时侯,兄长特地买了一整套南老师的著述送给我,我的精神世界也因此而有所不同,一下子就丰富起来了。

由于之前接触过一些佛学知识,我在南老师一整套著述中选择《如何修证佛法》开始细读,之后是《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禅海蠡测》、《禅宗与道家》、《心经讲记》、《金刚经说什么》、《楞严大义今释》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我对老师的崇敬之心已然不可磨灭。在南老师身上我明白了什么是修行,这就是榜样的力量,通过老师的书,确立正知正见,不足为难。

2011年春节七天,我一个独自在深圳过年,看书之余,就是静坐,第二天静坐时,很快进入状态,身心内外清净,也不知具体过了多久,忽然自心就像默读一样读出了两句诗:星空平肩坐,白云随处无。这时我眼睛微微睁开一下,内心无比平静,因早已铭记老师提醒的话,对于静坐中的一切境界都不作圣解。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就我看到的资料,南老师以前主持禅七时,学生中也多有类似情况出现,并不稀奇。这件事给我本人和身边的几位亲友也带来很大的信心,因为他们也知道,我这个人哪会写诗啊,就算会写,以这两句诗的境界而言,绝对不是玩弄文字就能写就的,这足以证明六祖所说的“何其自性本自具足、何其自性能生万法”是真实不虚的,说明佛法确实是要靠实证并且是能够实证的!

谈到诗,我也认为要了解南老师,当然离不开南老师的诗,于是我专门看了金粟轩诗集,老师的诗禅味十足,远非春花秋月之辈所能共论,非智慧开发和人情炼达者不能为之。文字般若,岂可小视。古人说要学诗,功夫在诗外,这话我在以前体会不到,而在我静坐冒出那两句诗后,我是确信不疑了,更有意思的是,自那以后我很自然的会用蹩脚诗来表达个人感情了,虽然浅陋,但也自认为是得之于南师呢,且记之如下:

 

一向自以为是,越学习越知道自己的不足,深感自己的肤浅与渺小,于是诗以记之:

三十五载犹梦中,书剑蒙尘愧事功;叔向贺贫羞细研,既忧道来又怕穷。

 

有感人生苦多乐少,而一切多自作自受,于是写下:

一落娑婆事堪伤,八苦凡关各待尝,种瓜自无得豆理,自买货来自担当。

 

    到寺院参加一个传灯法会,很是感动,于是有诗:

手捧明灯接慧光,诸子同来续续传;殷殷真心切切意,愿破迷情证空王。

 

自接触佛学,尤爱禅宗,知道衣里明珠不在外求,

于是有诗:

祖师西来意何殊,自家冷暧自家知;红尘波翻缘休觅,向壁虚心颔骊珠。

 

    学佛几年,佛在西天,自知福慧远远不足,更不敢放逸懈怠,于是诗以记之:

稽首灵山意如何?福慧不足烦恼多;唯复夜深翻藏卷,跬步千里力补拙。

 

以上文字,不敢言诗,然也是真心所致,有感而发,亦是南师慧光遍照,使我身心调柔,方能至此,故不怕贻笑大方,一并书出。

顶礼南师,永远的南老师,诚如一亲友的对联:

南者,江南,西南,东南。

师者,经师,人师,宗师。

注:(文章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
由南師子女、
眾多弟子、
社會賢達
共同發起成立。
旨在以求真、求實、
求信的理念,
來與社會大眾共同
分享南師的智慧。
並開展相關實踐活動。

功勳富貴原余事,
濟世利他重實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