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稿

普莊:終點就是平凡

编者按:本文系读者投稿,并授权发表,在此向作者致谢!

老師走了,我來到神州大陸,歷經求學、創業,彷彿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我到了祖國政府工作,想到人家說的:“身在公門好修行”,這或許是自己必須經歷的禪堂道場,也想到南老師常說:“不為良醫,便為良相”,既然當不了醫生,也要當一個能造福人民的好官。工作之時,畢竟是“境外人士”、先試先行,不免戰戰兢兢,常常拿南老師書裡說的話自我警惕,“世事正須高著眼,宦情不厭少低頭”,期許自己高瞻遠矚又虛懷若谷,又常常想起老師說的:“有公而無私,私盡在其中;有私而無公,私都保不住了!”放下私人企業的利益計算,學著為地方社會求名計利。

老師走了,雖然常常安慰自己老師並沒有走、老師仍然時時在看著我們,但是心裡還是不免希望老師還在,那種感覺就像這個世上有個不常見面甚至不曾見面的人,會因為知道這個人的存在而感到歡喜。工作的地方是個蕞爾小島,每當工作之餘來到海邊繞著海上的無人島游泳,在波濤起伏的海浪間,只有時不時地抬頭望向遠方的地面建築,才能抓準方向準確地回到岸邊,在這個芸芸眾生的廣大業海中,老師就像我的燈塔我的方向,只有不停地抬頭看著這個目標,才有可能從此岸到彼岸。

因緣際會,因公調研了離島的道教寺廟,在當地老人的引領下,參觀了許多人煙罕至的寺廟,許多寺廟的所在地實是令人嘆為觀止,往往是高地上、斷崖邊的平台面朝大海,廟前風景氣象萬千、美不勝收,環境清靜高遠、卓然獨立,讓人深感“這真不是人住的地方”!也不禁令人讚嘆:“怎麼會想得到找得到在這樣的地方立廟?”據老人稱這些地方都是“神挑的地方”。甫調研結束,恰逢廟港舉辦南師逝世五周年紀念活動有幸前往參加,從未去過廟港的我,早對太湖畔這個南師最後的落腳地帶心神嚮往,到底南老師最後選擇的地方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我滿懷期待地前往,隨著大巴逐漸接近廟港,我在車上左右觀察,原本以為南老師最後示現居住的地帶肯定不是萬裡挑一的風水寶地就是遺世獨立的名山古剎,結果一眼望去,綠油油的稻田、隨風搖曳的路樹,沒有高樓大廈、崇山峻嶺,心裡卻突然有一種熟悉感,覺得這裡怎麼好像台灣中南部?活動之餘騎著共享單車,感受著每一條南老師可能走過的鄉間小徑還有綠柳成蔭的南公堤,忽然間,我覺得我明白了,人心是平的,地就是平的,老師在告訴我們偉大歸於平凡,開始的就是最終的,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也終於足下,南師一生奇逸非凡,歷經戰亂動盪時代變遷,亦曾於高山雲深處閉關,最後選擇在太湖畔田野間了此餘生,黃髮垂髫漁舟歌晚,才是老師的理想生活。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卻彷彿像是什麼都沒做過,生於憂患,死於憂患,踏遍千山萬水,家門口的夏夜晚風閒話家常,才是人生最大的福報。

百年前老師來了,他的一生就是在說法,直至今日,未曾停止。而他的學習者對他的思念,亦復如是。

注:(文章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
由南師子女、
眾多弟子、
社會賢達
共同發起成立。
旨在以求真、求實、
求信的理念,
來與社會大眾共同
分享南師的智慧。
並開展相關實踐活動。

功勳富貴原余事,
濟世利他重實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