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文选

南懷瑾先生 | “八宗共祖”龍樹菩薩,到底有多酷?(恭迎龍樹菩薩誕辰)

十九世紀 西藏噶瑪噶赤畫派

《龍樹菩薩唐卡》

 

在差不多佛過後兩三百年時(有說六七百年),如果勉強講,應該在秦始皇這個時候,出來了龍樹菩薩。這位菩薩是更奇怪的人了,年輕聰明,畫符念咒,什麼武功都會,文武全才,學會了印度一切外道的本事。最後他和幾個同學練成了隱身法,肉體走進來你看不見的。他智慧很高,本事很大,很傲慢,學會了隱身法以後,怎麼玩?到哪裡去玩?隱身到皇宮裡去玩吧!於是四個人進皇宮,把宮女的肚子都搞大了,是這樣的玩法。

 

皇帝氣極了,什麼人搞的?全國嚴查,誰敢進皇宮來,把宮女肚子搞大了?找不到人,奇怪!旁邊的大臣說,一定是那些學會妖怪本事的人幹的。印度這些奇奇怪怪神秘的人很多。皇帝下命令秘密地搜查,一夜當中全國搜查,拿刀劍到處亂刺亂殺,只有皇帝坐的一丈以內不能殺進來。大概搞了一天一夜吧,那三個同學被殺死了,一殺死就現形了。而龍樹菩薩呢,看到這個情形,急了,他聰明,趴在皇帝的椅子下面,這一丈以內殺不到。然後在那裡懺悔,他禱告釋迦牟尼佛,佛啊!你是大聖人,我懺悔,做錯了事!假使這次不死,就出家學佛。結果他沒被殺死,出來就出家學佛。

 

出家以後,把所有的佛經一下都讀遍,道理也懂了,至於神通本事他本來有,能使自己起神通智慧作用的那個本性,他也找到了。認得了自性,他傲慢心又來了,認為這個世界釋迦牟尼沒有了,他可以做第二個佛了。

 

這一下,感動了所謂的龍王,如果你要講這是迷信,那就很難研究了。是西海龍王,還是東海太平洋的龍王?他那邊是印度洋,是南海龍王,還是北海龍王?照佛經所講大小龍王很多啊!佛都列出來名字的,誰管哪個範圍,研究起來,你說是神話,也很有意思的。譬如說今年中國的天氣這樣變化,颳風下雨是這個龍王管的;那一邊乾旱是那個龍王管的。

 

這位元管海上區域的龍王,到底是哪一位元,沒有詳細記載,也許是個人,這個事按照現在來研究,是覺得很奇怪的。龍王來看他了,就談道理談學問談佛法。這個龍王說,你是了不起,你真可以做當代的祖師,傳佛心法的祖師,但還不能算是佛,還不能登上這一代教主的寶座,你還沒有這個功德。況且你不要傲慢,你說已把佛經研究完了,但是佛經留在世界上的只是百分之一,另外還有許多法,佛不是在這個世界上說的,是在天上給天人說的,給龍宮龍王說的,給鬼神說的,而人世間沒有記錄。

 

他說:“有這個事?有哪些經典呢?”龍王說:“龍宮圖書館裡有太多佛經了!你的智慧看不完啊!你不信,我帶你去。”

 

一到龍宮,龍王打開圖書館,他一看不得了,不曉得多少佛經。龍王牽一匹馬,讓他騎上去,說你來不及看哦!他走馬看經題,三個月騎在馬上只能看經的題目,內容看不完,譬如《金剛經》《心經》《涅槃經》《楞嚴經》,這樣看經的題目。這一下他服氣了,出來跟龍王商量,這很多經典世界上沒有,我要帶一部回去。龍王起先說不行,再三懇求,才答應把《華嚴經》帶一部回去。

 

整個的《華嚴經》有十萬偈,所以中文的翻譯,晉朝翻譯是六十卷,唐朝翻譯有八十卷,這部是佛經裡的大經。但是你注意噢!這部經典是龍樹菩薩在龍宮裡請回來的。所以學佛的研究佛學,“不看華嚴,不知佛家之富貴”。這是怎麼講法?這天上地下的事物,譬如講一個亮光,有各種亮光,什麼電燈光啊、太陽光啊、月亮光啊,這個光那個光。你說這個人真會幻想,能夠幻想出來那麼多名稱,我都服了!講一個東西,一講一大堆,想像都想像不到。

 

譬如我們早晚功課,大家念的,有四句最重要的話:“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就是《華嚴經》的偈子。“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想知道什麼是真正佛法,“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那是徹底的唯心。他說整個宇宙萬有世界,三界天人,包括我們人、眾生的生命,一切是唯心所造,心造的,是“我”所造,不是外來,也沒有一個做主的,一切是念力自性所生。

 

還有,我們經常念的懺悔文:“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早晚功課裡頭,很多都是《華嚴經》抽一點出來,文字翻得非常美。

 

然後,他又到南天的鐵塔,拿到過去佛用咒語修行的法門,這就是密宗。所以,有些經典不叫龍樹,叫“龍猛菩薩”。南天鐵塔,就是南印度。印度的文化,同我們一樣分東南西北中,南印度天氣熱的這一帶,秘密的法門特別多。等於我們中國人畫符念咒的,貴州、雲南、湖南郴州這一帶特別多。他綜合了印度的各宗各派,統統歸到佛法裡來,所以在中國,推龍樹菩薩是八宗之祖!所謂禪宗、天臺宗、密宗、三論宗、法相宗、賢首宗、律宗、淨土宗都離不開他。他上臺說法的時候,法座上只有個圓光在那裡,只聽到聲音看不到人。他就是這麼一個人。

 

這是龍樹菩薩的階段。他看到佛涅槃後這些修行人都出了問題,都抓住那個修持的、證悟的、小乘“有”法在修;所以他特別提倡般若空觀,性空,一切皆空。但是常常講空也看到不對,他就寫了一部《中論》,世稱《中觀論》,就是庚師提過的。落在有不對,掉在空裡頭也不對;空有雙融,非空非有,即空即有,緣起性空,性空緣起。因為修小乘證果的容易落在“有”上,不肯放,最後的果位、境界放不掉;但談空的也很危險,既然空了嘛,因果也空嘛,那我殺人也空哎,吃你的也空,那很危險。所以叫“中觀”學派。

 

——《答問青壯年參禪者》

 

 世界上各種秘密法門,原來都是魔道外道,這是真話。經過龍樹菩薩的整理,把佛法的中觀正知正見,裝進了世間流行的秘密法門,因此形成了各種密宗法門。

 

如果修習秘密法門而沒有佛法的正知正見,那是很危險的,一定走上魔道,絕無例外。密宗的宗喀巴大師就標榜中觀的正知正見,所以你們學密宗的要注意了,不是學個咒子、學觀想就是密法,那只是見、定、行三法印當中行的一種。真學密法,要先通顯教的教理,得了中觀正見才可以修持這些法門。你學密宗而不清楚中觀正見,那已經走入了魔道,你不必來問我了。

 

大乘菩薩縱然走入魔王的國度,他還是佛,不是魔,永遠不會跟魔走錯了路。

 

——《維摩詰的花雨滿天》

 

 “不生不滅,不斷不常,不一不異,不來不出。”

 

佛學經論中,有一本印度傳來龍樹菩薩所造的《中論》,它和《百論》、《十二門論》三本佛學專著,在中國的初唐時代,自立一個學派,合稱為“三論宗”的重典,風行一時,流傳極廣。

 

《中論》的主旨,是批駁後世佛學門徒,偏重于空,或偏重于有的學理,以空非真空,有非實有,啟迪緣起性空,性空緣起的畢竟空與勝義有的辨析。故於即空即有,非空非有的原則上,建立一個“因明”義理的“中觀”。以佛學中便有《中論》八不之說,所謂“不生不滅,不斷不常,不一不異,不來不出”不中而中的論理。

 

在程氏兄弟(明道與伊川)的當時,都自號稱出入佛老多年,他當然也知道《中論》這類佛學的名言。但為了自別於佛道,推開佛學的《中論》,特別標榜吾儒亦早有中庸之道,可以勝過“中觀”。所以便有“不偏之謂中,不易之謂庸”的名句出現了。而他卻不知佛學的《中論》,是從“因明”邏輯的嚴謹性而立論。如果隨便說一句不偏不易,抬上“因明”邏輯的考台,那絕對通不過的。

 

——《話說中庸》

 

本體是無形無相的,無所在無所不在,你怎麼能抓得住那個本體呢?你怎麼去求證那個本體呢?所以釋迦牟尼佛到最後傳禪宗法門的時候沒有講話,只是拿著花微笑了一下就講完了。這就是禪宗的教法,當時大家都不懂,只有佛的大弟子迦葉尊者懂了,佛也知道了,這就是禪宗有名的“拈花微笑”。換句話說,我們生命的本體、清淨法身本來如此,從來沒有動過。

 

禪宗祖師們走的路線是“直取無上菩提”。本體掌握以後,還要留個舍利子作什麼呢?身體發光等等,這些也都不過是狗屁事情。輪回死亡都沒有什麼可怕了,死與生不過是昨天與今天,進房間與出房間一樣普通,本體從來就沒有動過,生命涅槃一切皆空。這是禪宗的路線。

 

龍樹菩薩怎麼講本體呢?他寫了一部《中觀論》,裡面講了有名的中觀“八不”,也叫中觀正見:“不生不滅”,沒有生過也沒有死過;“不去不來”,“不斷不常”,“不一不異”,不是一元論也不是多元論,也沒有兩樣,其實仔細講起來不止八個啦,比如說不善與不惡,不空也不有,等等。有了這個正見,什麼功夫啦、妄想啦,一概放下就是了。

 

——《現代學佛者修證對話》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
由南師子女、
眾多弟子、
社會賢達
共同發起成立。
旨在以求真、求實、
求信的理念,
來與社會大眾共同
分享南師的智慧。
並開展相關實踐活動。

功勳富貴原余事,
濟世利他重實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