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文选

“毒教材”刷屏,南師曾警告:防備文化的戰爭

豐子愷

 

編者按:

 

近日,人教版數學教材引發網友批評,封面以及插畫人物眼神奇怪、毫無美感。這一表像背後正反映出缺乏文化自信的根子問題。教材無小事,中國年輕一代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養成,教材發揮著潛移默化的影響。南師曾提醒,新聞出版業“必須從整個社會大文化大教育著眼”,并警告,現在是文化戰爭的階段,中國人要自強,不能做文化挖根的工作。今重溫南師相關講述,更具警示意義。

 

 

 

 

新聞出版不能局限在狹小的眼光裡,是與整個文化教育事業連在一起的。事業也不是職業,《易經•繫辭》中講:“舉而措之天下之民,謂之事業”,現在大家動不動稱事業,其實都是職業。事業是要對全社會真正有貢獻的,不是口說為社會,實際是飯碗考慮的職業。新聞出版業,如果要當事業考慮,必須從整個社會大文化大教育著眼。否則,就等而下之,免談了。

 

做新聞事業、做出版業,不能馬虎,不能忘記自己是個文化人,文化人對社會的道德,對自己都要負責,不能玩花樣。現在,我們出版業的同仁出版的書很多、很亂。但是我深深感到,出版業、新聞業,這個道德責任沒有建立。

 

我們諸位年輕的朋友,很多從現代簡體字的白話文教育入手,看不懂自己古代傳統的文化,很難瞭解是什麼意思,所以固有傳統文化變成沒有用的東西了。等於你把那個寶庫的鑰匙丟了,進不了門。只是聽人家亂說,認為那個寶庫裡面都是糟粕垃圾,就把垃圾糟粕和寶貝一起丟了。許多留洋回來的人,認為中國文化不適應時代了,其實中國文化是什麼,他根本不瞭解。

 

我們的新聞出版業在二十一世紀的中國,應該走文化先驅的領導路子,大家自己要認清這個任務。

 

比如講著作、出版,我們自己出版界要反省了,現在的書出版,走的完全是商業路線一個出版商,只考慮這本書的市場如何,銷路多少,賺錢多少,沒有考慮後果;結果是越鬧熱越花哨越好,變成“嘩眾取寵”。這四個字還是好聽的,換一句話說,是有害於社會。

 

——《南懷瑾講演錄》

 

豐子愷

 

 

現在是文化戰爭,也就是思想戰爭的階段。我們這個時代已經非常明顯,文化戰爭來了……與經濟、工商業的戰爭。大家感覺到好像沒有風暴一樣,其實一個新的風暴正在形成。

 

——《南懷瑾講演錄》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西方人對於思想、文化侵略的嚴重,還不大瞭解。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每一個國家對於這一點都懂了,在戰略上先侵奪對方的意志,先把敵人的思想意志變更。在人類文化的戰爭史上來說,到這幾十年來,他們才真正懂得運用這個道理。

 

拿中國歷史來說,我們中國自南北朝以迄清代,經過好幾次的外族入侵,為什麼中華民族始終站得住,外來的民族結果都被我們的文化所同化?就因為文化力量的偉大。有個哈佛大學的教授來問我,全世界的國家亡了就亡了,永遠站不起來,唯有中國經過好幾次的大亡國,但永遠打不垮,永遠站得起來,理由在什麼地方?我答覆他說,關鍵在一個很簡單的名詞“統一”,文化的統一,思想、文字的統一。現代的歐洲,和我們春秋戰國的時候一樣,交通不統一,經濟不統一,言語也不統一。我們中國言語,到現在也還沒有統一過,廣東話、福建話,各省各地都有他的方言。但秦漢文化統一以後,不但是整個中國,即使整個亞洲,包括日本、東南亞各國,都是中國文字…因此文化不能亡,不能挖根。我們有些國人,自己去做文化挖根的工作,這是自取滅亡的事情。

 

——《論語別裁》

 

我們這一百年來的文化是輸入的,都是從外國搬進來的,用得對不對,不知道。幾十年前我就說過了,從我開始,中國文化要輸出,向外傳出去。至少你們有機會在這裡碰到,有些外國的著名學者,都來這邊找我,這是文化的出口耶!

 

過去我們中國人崇洋媚外,對外國文化崇拜得不得了;你們現在也一樣,也都想要孩子們出國念書。可是你看這一批外國有名的老科學家、學者卻來找我,實際上他們是來找我們的中國文化,想帶回去融入西方,挽救人類社會。

 

你們這次剛好碰上幾位,在這裡是常有的事。我說這些話的用意,是說中國人要自強,自己的文化斷根了,要怎麼去建立,這個題目太大了。

 

——《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
由南師子女、
眾多弟子、
社會賢達
共同發起成立。
旨在以求真、求實、
求信的理念,
來與社會大眾共同
分享南師的智慧。
並開展相關實踐活動。

功勳富貴原余事,
濟世利他重實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