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文选

南懷瑾先生 | 現在許多佛道著作,危險極了,唯一辦法是求之于古人

01

現在有許多著作,我認為危險極了

 

現在有許多著作,我認為危險極了,那些佛法的著作,比殺人的毒藥還厲害,是有毒的思想,希望諸位要用真正的佛法眼光甄選,用智慧來辨別,不要走入邪見和錯誤的思想。

 

——《金剛經說什麼》

 

02

奉勸各位,真要做學問,須直接從原典入手

 

我常勸學佛的同學們,不要陷於這一百年來的佛學著作及注解中,昏頭轉向,應該直接研究佛經。至於名詞不懂,則可查佛學辭典,乃至於我所寫的及我所說的,只是幫助諸位瞭解研究佛經而已,不要以我的話為標準,要直接以佛經為依歸。

 

前幾天,我的一位在大學擔任系主任的學生來找我,說最近準備寫一本《××概論》,問我怎麼寫較為妥當?我說你不要再寫什麼概論了。我向來對學生看什麼概論持保留態度,什麼哲學概論、文學概論、政治學概論、經濟學概論,唉!已經概了幾十年了,還在那裡窮概。一把剪刀,一罐漿糊,東抄一段,西剪一段,就是一本概論。奉勸各位,真要做學問,須直接從原典入手。

 

最近國外有人寫信問我,想要研究佛學,第一步要從哪一本書入手,我想了一下,還真答不出來,只好回說沒有。但是假如要看佛學概論的話,印度佛教本有的佛學概論有兩本,一是《大智度論》,一是《瑜伽師地論》。中國的佛學概論是智者大師的《摩訶止觀》,以及永明壽禪師的《宗鏡錄》。他說老師,這些概論我看不懂呀!看不懂,我也沒有辦法。

 

佛經看不懂的話,一字一字慢慢啃,一字一字慢慢查,下苦功夫,配合日常生活的反省檢點終會有所體會的。

 

——《圓覺經略說》

 

03

我寫《楞嚴經》的白話解釋,發抖呵!我絕不敢狂妄,每提筆前總要祈求諸佛菩薩,智慧加庇。

 

今日說佛學的,好多地方錯了,這句不是罵人的話,語重心長。佛學概論不能亂印,一字之差,五百年野狐精。應提倡讀經運動,年輕人應好好研究佛經;文字難懂,就得多多留意研究古文,且可用白話講,少亂寫,錯一字,不得了,我寫《楞嚴經》的白話解釋,發抖呵!我絕不敢狂妄,每提筆前總要祈求諸佛菩薩,智慧加庇。當時寫此書時,並非為了出風頭,實以悲心之故,當時社會有此需要。但到現在又沒有用了。

 

佛教已變質,不堪再變了。要知佛經即等於論文,為何不研究?至少後世大菩薩的論文,如《大智度論》、《瑜伽師地論》這類書,應多多研究。四九年在臺灣,朱老居士和我研究印佛經,那時臺灣未印過一本佛經,他說錢不夠,當時黃金兩百多元一兩,我拿了一千元給他,告訴他,不夠再拿;那時我有錢,鼓勵印佛經。從前楊仁山金陵印經處不做別的事,專門印佛經,是有深意的,研究經典不會錯的。

 

千萬當心現代這些作者根本未得初禪,更遑論得羅漢果或能一心不亂的啦!他們自己錯了尚無妨,卻還要去誤人,不得了!

 

——《習禪錄影》

 

04

唯一的辦法是求之于古人。

 

學道家的有個術語,叫做“得訣歸來好看書”。其實神仙丹經道書上,修持的路線、方法都教了。等於我常常告訴學佛的同學們,佛把修行的方法,在《大藏經》裡毫無隱藏地都教給了我們,顯教裡頭都是密教!只是大家看不懂而已。所以道家的書你也可以看啊!不過我有個主張,近一百年來關於道家修煉的著作不能看,尤其是現在有些年輕之輩寫的,問題太多了。

 

我必須要向諸位抱歉,因為我好像很狂,也可以說傲氣,我年輕時候非秦漢以上的書不讀!就那麼傲!好像後人見解學問有點靠不住。再到後來更狂了,非周秦以上的書不讀!因為發現周秦以後的人,有許多見解也靠不住。花了那麼大工夫讀了一部書,結果是錯的!你說這個多痛苦呢!所以非周秦以上之書不讀,尤其是佛道兩家的書。

 

朱雲陽道人的《參同契闡幽》,在我認為是屬於第一流的注解。文字好,道理也透徹,非常好!那是真正最正宗的說法,道家所有工夫道理都放進去了。以我讀書的經驗,這一生讀他的注解配合《參同契》,大概讀了一百多次。想起來就把它重新讀一次,一次有一次的體會,次次不同。所以不能說這些書已經看過了,不用再讀了。很多人對學問方面不大注意,也就會對自己做工夫應該走的路搞不清楚,以至工夫到了某一階段,就不知道應該怎麼樣才能再進步,所以唯一的辦法是求之于古人。

 

——《我說參同契》

 

歡 / 迎 / 添 / 加

編輯部微信號 • nhjcfw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
由南師子女、
眾多弟子、
社會賢達
共同發起成立。
旨在以求真、求實、
求信的理念,
來與社會大眾共同
分享南師的智慧。
並開展相關實踐活動。

功勳富貴原余事,
濟世利他重實行。

TOP